在快消业,中小便利店供应链上游层级多且散乱,一般从厂商到经销商再到终端门店,往往需要要经历多个环节,传统的订货方式也基本靠电话或上门。这样情况下,不仅过长的供应链条可能效率低下,传统的订货方式也较容易导致订单出错。

近年来,越来越多的创业公司在这个领域开始发力,希望能够对传统供应链进行互联网化改造,以期提高行业效率,比如易订货、店商互联、掌合天下、进货宝、中商惠民等。成立于2005年的阿商科技也是这样一家企业,他们在2010年上线了一款在形式上类似于电商平台的分销链管理系统“订货宝”,为供应链上的各传统环节提供“IT武器”。

在阿商科技CEO蒋韬看来,用互联网改造传统快消供应链的方式主要有三种:第一种是建立自营平台,对整个供应链进行重构,平台从厂商处拿货最后直接销售给终端零售店,削减中间的经销商环节;第二种是建立交易撮合型平台,认为供应链的上下游关系并不稳定,陌生两者可以在平台直接进行电商化的交易;第三种则是不改变传统的供应链关系,只是为他们提供IT管理工具。

蒋韬表示:“第一种模式的弊端在于,如果平台进入二三线城市,很可能会与当地利益受损的经销商勾起冲突,最终很难推行下去。同时,第二种撮合型的平台在快消业也很难成立,快消行业受线上影响小,在价格差异不大的情况下,比较重视稳定的合作关系。”正是基于这些思考,订货宝才选择了第三种模式。舟谱数据也表达过类似的观点,认为传统供应链条上的各环节都有其存在的合理性,用互联网方式服务于传统的厂商、经销商、零售门店,才是解决效率低下问题的方法。

具体而言,订货宝主要分为两个模块,管理端和订货端。管理端供厂商或者经销商使用,客户可以在系统上批量上线相应产品,供下游浏览、订购,角色类似于淘宝卖家,随后也可进行相应的发货、库存管理等工作。下游的经销商、零售门店,则可在订货端进行商品的订购。在支付方式上,订货宝系统支持用户使用通联支付和支付宝付款。同时,订货宝也与云鸟配送和菜鸟网络取得了合作,帮助客户进行物流配送的工作。

乍一看,这种方式模式与阿里巴巴B2B平台几乎一样,对此,蒋韬表示,订货宝只是让那些在传统线下拥有稳定合作关系的门店、经销商、厂商拥有一个专属的在线订货平台,这和阿里那种撮合陌生两者进行交易的方式还是有差别。

除去让渠道批发业务电商化外,订货宝也力图使其移动化,客户同样可以在手机端使用该产品,在线处理业务。在移动端,用户看中某商品时,可以通过扫码进行采购。同时,订货宝通过与企业微信达成战略合作伙伴关系,使其系统能够与企业的微信号进行对接。

此外,为方便上游对下游不同渠道进行差异化管理,订货宝支持不同区域、不同级别的客户,在系统上看到不同的商品种类和价格。

蒋韬同时表示,传统厂家、经销商在拓展业务是还是需要依靠业务员,这里面也存在着两个问题,一是业务员的培训会耗费企业一定的精力,二是业务员离职时容易将客户带走。通过订货宝系统,业务员无需经过大量的培训,依靠系统上的产品介绍便能熟练地向下游商户介绍所有产品的特点。其次,系统也能够记录下所有的客户资料,这样便能防止因业务员离职而导致的客户流失问题。

对于与竞争对手易订货之间的差异,蒋韬表示:“从目前公开的数据来看,我们的规模是易订货的3倍。” 据蒋韬介绍,目前通过搜索引擎广告、地推等方式,订货宝平台上已经入驻了40万家厂商、经销商和零售门店,代表性的客户包括阿姆斯壮、两面针、汇洁等企业。目前订货宝将其目标市场瞄准了快消以及母婴育童两个行业,在蒋韬看来,这两个传统行业的分销渠道受线上影响小,比较符合订货宝给传统行业提供“IT武器”的初衷。

商业模式上,订货宝将对供应链环节的上游收取SaaS服务费,比如对经销商的上游——厂家进行收费,而与厂家稳定合作的经销商无需再付费。同时,蒋韬也认为,公司也可以向在系统上发生的支付、物流等活动收取手续费。据悉,目前公司的营收已达千万级。订货宝团队现有80人左右,技术人员占一半左右。公司目前位于成都,2015年5月曾获得易一天使的数千万元A轮投资。